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一個人大丈夫》。


要去松鼠家參加《一個人大丈夫》的對談講座前,我按平日路線搭了168公車,提早在凹仔底捷運下車。前往目的地的途中經過一間小七,正要準備進去時,迎面走來一個感覺相當眼熟但我不認識的人,我膝反射地向對方拋出問題:「請問你是家騏嗎?」我想我的潛意識已經自己記住家騏的長相從臉書大頭貼看到的),但這種沒頭沒腦以路人甲姿態忽然登高一問的行動,應該還是稍微嚇到了人家。

幸好後來的座談愉快順暢,我第一次參加這種對談活動,事前很緊張,但是一和家騏見到面就放鬆了下來社長本人似乎具有令人放鬆的特質XD),一到松鼠家就更放鬆,整個空間好舒服。我們沒有太多時間順過流程,參加的朋友就都來了,看到好幾個老同學,真是謝謝大家來陪我。

整場座談有松鼠輕鬆自然又有深度的開場和串場,還有家騏幽默又坦率的一人出版生活大揭密,我沒說話的時候都覺得自己進入粉絲模式在聽他們說話。

其實這場座談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推書,因為《一個人大丈夫》太好看了。這部作品表面上是「一個人出版」的訪談錄,但我覺得凡是偶爾會思索「人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人都會喜歡這本書。作者西山雅子的採訪和寫稿功力一流,寫出了很有深度但完全不賣弄的採訪文,裡頭充滿出版人在工作與生活中付諸行動的各種靈光,我在閱讀期間不知不覺做了好多筆記,簡直是心靈大補帖。請大家務必買一本來讀讀。




























在座談之前,松鼠事前給了我一份提問,我很乖巧地試著寫了簡單的回答,結果現場提問完全是另一套噢。可是都是很棒的問題,我也趁機回顧了一下自己的「一個人大丈夫」生涯,很高興能藉此機會重溫這個過程。也和大家分享。


--


5/31,6/1
一個人大丈夫書籍分享會【提問】

1 請問獨立創業的契機。

我是從2010年的八月,開始成立心靈寫作工作坊的。

在開始開設工作坊課程之前,我去了澳洲打工半年,當時我對自己將來要做甚麼感到很迷惘,那時候我把《心靈寫作》這本書帶到澳洲,一面做勞動工作跪在地上拔雜草、拔蔥之類的)一面實踐書中的做法,它改變了我對寫作的想法,我開始以身體性而非大腦思考性的方式寫作,我的書寫開始變得順暢敞開,回來之後我和朋友合組寫作聚會,一年之後我開始開設工作坊課程,可以說完全是無心插柳的結果。

2 因為喜歡這件事閱讀/出版/烘培/寫作,所以很自然地往這方向前進,那麼開始之前有掙扎或猶豫過嗎?比如景氣)

一開始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怎麼進行,我是指我自己很喜歡寫作,但不知道如何帶領其他人寫作這件事。不過因為規模很小,就是試試看去帶領一個工作坊,所以並沒有達到掙扎或猶豫的地步。比較多出現的是「自己究竟要怎麼做」「拜託一定不要做得太差」這類很實際的念頭。

我覺得自己並沒有所謂「下定決心」的歷程,其實我是開始做這件事之後很久,回頭去看才意識到「啊我已經身在其中了」。我很高興這件事是這樣開始的。我後來也在工作中慢慢理解到我這個人的個性,我不擅長先把事情詳細計畫好然後再去做,大多數時候是憑著一股熱情開始,然後慢慢延伸、修正、還有脫軌,然後再回來。雖然我很佩服能夠詳實計畫並執行的人,但那樣的方法在我身上就是行不通。這幾年來我意識到,我需要做的常常是開一個頭,然後讓那個東西帶著我去跑,重要的是我得跟上它的腳步,並且保持耐力和願意接受挫敗。如果我非要等待自己都計畫好了才開始,通常那件事就會胎死腹中。

3 你覺得這當中最大的助力是什麼?

我覺得我是一個很需要啦啦隊的人。雖然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工作,但我其實很喜歡也熟悉獨立作業的感覺,不太會覺得一個人孤立無援,反而很享受其中的自在。不過,當工作陷入瓶頸的時候,我會跑去找我尊敬的朋友說話。有一次我在工作中非常沮喪焦慮,懷疑自己工作的價值到底在哪裡,掙扎了幾天後,我打電話給一個住在遠方的好朋友,她跟我說,「先不用努力工作,安靜下來,找到不曾仔細體察的感覺,先成為自己靜靜的觀察者。」當時我心裡很脆弱,聽一聽就流眼淚了,有一種被接住的感覺。我的家人和伴侶也給我很多支持,我想我的助力就是身邊這些人,雖然他們可能不太知道我真正的工作內容是甚麼,可是精神上的支持可以讓我覺得被充電。

4 我覺得基本上一個人獨立開業做的事,很像是個人的某種作品產出,是否有遇過別人會對自己說:這出版社或書/麵包蛋糕/文字/工作室果然很有你的風格?請問大概能否描述所謂的xxx的風格,究竟是什麼呢? 

這題真難回答啊XD

我覺得「自己看自己」是很難的事,不得已我只好回頭去看一些過去朋友幫我推薦課程寫的字。我發現有蠻高的比例都是說這個寫作工作坊提供一個讓人好好面對自己,照顧自己的空間。這裡說的空間,有一部份是指實際上具體的空間,有一部份是指精神上的空間。我記得有一個很有個性的媽媽,第一次來上課的時候跟我說,她一走進工作室,就覺得好有親切感,因為工作室的佈置就很像她還沒出嫁之前的房間佈置風格,後來她結婚生子一忙,根本無暇照顧甚麼佈置了。我的工作室其實就是一個很簡單的空間,有一個長長的桌子,一個三格小書櫃,然後有一張桌子放茶杯和零食,就這樣,沒有太多物品,我有點刻意這樣做,因為寫作是一個在心裡騰出空間來的過程,有一些東西要釋放掉,或者要傳遞出去,不是淤積在心裡,所以我想讓空間盡量保持清爽。

吳爾芙說,女人要寫作,就要有自己的房間,這句話有很多種解讀的角度,但我覺得寫作工作坊的存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給自己一個房間,在這個房間裡,你可以自在、獨立、真實地去書寫。那跟你寫得好不好沒有關係,而是你交付一種信任給自己和書寫,相信你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釋放出來,無論你寫得滿意與否,你都願意接納它們,因為那也是真實的一部分。在這個敞開來寫作過程中,有時候會出現讓自己意外的念頭或感受,有可能是過往的創傷,也有可能是一份新的智慧,面對這兩者,對想要好好面對生命與自己的人都是很有意義的。

這是我自己在寫作這條路上的理想,我也還在努力中。全然的誠實和交付,我希望這個工作坊的樣貌也是這樣的。

5 承上題。目前是網路發達的時代,利用網路行銷經營很普遍。很可能在網路上看到做類似事情的其他人,是否有參考過或是學習別人是怎麼運作的呢?覺得自己這當中所思考的路線又是什麼?

我剛開始開課的時候,其實社群平台好像還沒有那麼發達,能夠參考別人作法的機會沒有很多。頭幾年都比較像是自己在黑暗中摸索。當時我對於怎麼帶領工作坊、或者可以怎麼讓參與者敞開並自在的書寫,其實沒有太多概念。我的作法常常是先想像,想像我可以怎麼引導,想像這個引導會引發甚麼反應,然後找身邊的朋友實驗一下,但我大部分都會自我反駁,會自己修正到最後一刻,然後一次一次累積經驗。其實蠻土法煉鋼的。

如果要說是否參考或學習別人是怎麼運作的,我一開始最仰賴的其實是書。探討有關寫作的書蠻多的,娜塔莉‧高柏、茱莉亞‧卡麥隆、史蒂芬‧金、蓓‧施耐德……我在這些書當中找線索,加上我蒐集自己和學員在寫作中常常遇到的困難,慢慢整理出一些教學法。它們到現在還是持續變動。我認為工作坊是很有機的東西,每一次的課程,因為成員不同、組合不同、我和成員們的生命階段不同,甚至寫作的季節不同,激盪出來的東西就是會很不一樣。我個人希望這個工作坊的核心是,可以真實反應我們生命處境的樣子。

6以自己的狀態來說,有什麼是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才能做得到的事?
 那有什麼是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很想做卻還做不到的事情?

一個人工作的變動性很高,每天的工作計劃都可以自己安排,隨時變動。很迷惘的時候我會跑去休息一下下。我很喜歡三島社的社長說,當他想要轉換思考的時候,他會跑到戶外,去鴨川河畔散步之類的。因為一直坐在電腦前只會不知不覺渾身僵硬、心情鬱悶,所以他會先把一切都甩開,他認為人只要能去感受周遭,多少次都能夠重新振作。我很同意他說的「去感受周遭」,星野源在《從生命的車窗眺望》這本書裡也寫到,他最想過的生活是可以感受四季的生活,這當然不是一個人工作才會擁有的專利,但一個人的工作型態確實讓我擁有很大的自由讓自己隨時都能夠暫停腳步,去感受周遭一切人事物的流動。這一點我覺得很幸福。

「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很想做卻還做不到的事情」好像沒有。因為一個人工作仍然有機會大幅度地和其他有趣的人接觸,就像今天的對談這樣。我覺得我好像是一直很享受一個人工作的好處,很少感覺到它帶來甚麼限制。勉強要說的話,應該就是沒有員工旅遊吧(笑)。我是很想和一群相熟的夥伴們一起穿著浴衣在食堂裡喝清酒,然後一面吃天婦羅一面說老闆八卦的。

7 目前為止,是否有過: 打從心底覺得自己開柳橋出版/中巷手作/心靈寫作工作坊這件事真的是太好了,那是什麼事情呢?

曾經有好幾個工作坊的夥伴跟我回饋,參加工作坊之後,寫作已經成為他日常中重要的一部分,我聽到時真的很高興。但真正讓我覺「真是太好了」的事情,老實說並不是這個工作帶來的成就感。仔細往心裡推敲,我認為是自己從無到有建構出一種工作型態,然後慢慢摸索出工作方法,從中經歷許多嘗試、挫敗和成長,不知不覺走過了八年的時光。

因為做著這個工作,我花很多時間和自己相處,並且有機會認識許多也渴望和自己相處的人。在工作坊當中,我們都試著交付出真實的自己,大部分時候,你無法保證那樣做可以換取得到什麼,你只能盡量去做,努力不違背自己的心意。我認為那當中會產出一種對自己的敬重和疼惜,無關乎你寫出的東西優不優秀其實很常寫出自己一點也不滿意的東西),而是你真切地面對並陪伴自己,那種能量會變成你這個人核心的一部分,支持你去面對你的生活和生命。

這個部分,讓我覺得能做這個工作真是太好了。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心靈寫作│2018夏季八週班】招生。





在公車上讀到這一段,忍不住小聲笑起來:


***

兩人剛開始通信,接下來是打電話,最後傳起手機訊息。「浩平」請女兒教他用手機,之後一封一封地傳起簡訊來。

簡訊比想像的方便。心裡想什麼就能自然寫出來。

──我好想妳,希望早一點見到好起來的妳。

「跟寫信或講電話不同,感覺想說的話語會赤裸裸地直抵對方那一頭去。害羞和怯縮似乎都因聯繫方式的新鮮而消失了。」

終於開始傳起「跟我一起墮入黑暗吧!」之類大膽的訊息。

原來簡訊有這樣的特色。對於不傳簡訊的人來說,這讀來很有趣。大瀧詠一先生就對我說過:「學學怎麼傳簡訊吧。」

***

這段文字是出自今年七十四歲的日本作家川本三郎先生的每月雜記,不過這不是他的親身經歷,而是描述他喜歡的書《高高揮手的日子》裡的片段。

我腦中浮現三郎先生在照片中慣有的慈祥笑臉,一想到如果有一天他也送出「跟我一起墮入黑暗吧!」的簡訊,就覺得浪漫又可愛。

重點是「形式帶來內容的解放」這一點完全沒說錯,你得先有一個容器,然後就能承接你想要放入的這個或那個。有時還會有些突破理智的意外收穫。

我覺得工作坊也有點像這所謂的容器,有一個固定的時間,乾淨舒適的教室,聚集同樣對寫作感興趣的一群人,然後靜靜地寫。(老實說偶爾也有熱鬧的時候)

寫空蕩潮濕的浴室,寫哀傷難解的告別,寫愛恨交織的關係,寫山中皎潔的月色,寫錯過的人,發亮的眼睛,親密的時光,未解的難題……寫下我們活著的樣貌。

這件事好像無論做了多久都不會生膩,它和生活一樣永遠有變化,令人不安也令人期盼。

──

在工作坊中,我們一起透過書寫,將那些潛藏在生命皺褶中的故事與感受挖掘並細數出來。與其說是上課,我常覺得我們更像是一群喜歡寫作的人共處一室,一起寫,一起讀,一起經歷某些寫作帶來的震盪時刻。偶爾笑出來,偶爾哭出來,偶爾進入沉默,偶爾盡情釋放。

這個工作坊一向不把焦點放在寫作技巧,也不那麼在乎文筆或才華。比起「寫得好不好」,我覺得身為寫作者更需要在意的是,我們能不能為自己騰出一個心理空間,讓寫下來的文字可以如實表達我們真實的內在感受與生命經歷。

工作坊中會有各種寫作練習引導、文學作品閱讀、團體分享與各種有趣的小活動。參加者不須具備任何寫作技巧與經驗,只要是對寫作有興趣、渴望透過寫作梳理自己、想要放慢腳步細膩感受生活日常、有興趣探索內在、或喜歡閱讀渴望創作的朋友,都歡迎你來!

不為了磨練筆尖,不為了寫出曠世巨作,
但願,我們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



【報名資訊】

時間:

週二晚上班│6/12─7/31 晚上700─930,共八週
週四下午班│6/14─8/2 下午130 ─ 400,共八週
週五早上班│6/15─8/3 早上930─1200,共八週


地點:「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高雄市左營區立信路,距捷運巨蛋站4號出口站步行約3分鐘,詳細地址於報名後告知)

費用:5800元,舊生5000元。

電話:0920-237975
對象:成人,無須具備任何書寫經驗或技巧




【工作坊介紹】


帶領人:

謝美萱。現為高雄「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負責人。帶領心靈寫作工作坊第八年。

曾任雜誌記者、專欄作家、廣告文案、誠品書店心靈寫作課講師、教育部原住民文學營講師、高醫大心靈寫作課程講師、立賢基金會生命美學寫作教師等。曾獲高雄文學創作獎,著有《走過衛武營》一書。

2010年起帶領心靈寫作工作坊至今,除定期的常態寫作課程之外,並受邀至文學營、高中、大學、民間團體等開設工作坊。



進行方式:

帶領者引導、隨堂寫作、習作分享、靜心活動、好書選讀。
自在的書寫氛圍,豐沛的文學滋養,以及寫作夥伴彼此的支持與陪伴。

參加者可以將八週視為完整的寫作浸泡期,在忙碌的生活中,挪出一個具體的時間,透過寫作這件事來觀看自己,陪伴自己,並在其中享受寫作的樂趣,將寫作融入在日常生活當中。



課程助益:

1.
和寫作成為夥伴關係,不畏懼寫作,自在提筆。
2.
在觀看、回顧、書寫的歷程中,慢慢增進對內在世界的覺察力,與對外界事物的敏銳度。
3.
放慢生活節奏,更細膩感受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4.
釋放內在壓力,透過書寫看見生命的源頭,陪伴自己真誠面對。
5.
激盪創作力與表達能力。
6.
接觸當代文學。

 


◆學員推薦:

★我覺得在這個工作坊中的書寫,不是追求一種外在的表現,而是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各種生命歷程與感受。當每個人都是這樣做時,你會比較放下「寫得好不好」的焦慮,更聚焦在自己眼前的道路,團體寫作的氛圍也讓人更有寫作的動力與支持感。我很珍惜這樣的感覺。

★我想這就是全身投入寫作的力量吧,寫真的事、真的感覺,對自己和他人都能帶來感動。自從小美開始加入我們一起寫作以後,有種特別的感受開始蔓延。我現在還說不清楚,也許該說是一種更接近真實的體驗吧。

★之前的練習,有寫出「嚇到自己,但事後卻明顯感到釋懷或放鬆」的事情,我好驚訝「曝光」這件事本身的力量。「大家的見證」所能提供的支持,對我來說變得實際了起來,那是一種真的感受得到的感覺。

★我很喜歡寫作課,覺得每一堂課都更貼近寫作,更了解書寫。喜歡小美在課堂上的引導,讓這些經驗、想法透過身體這個通道,用文字記錄下來,讓它落下。落下時可以是輕描淡寫,也可以重重的生根。

有時候看自己之前寫下的零零碎碎,會自然回到那個畫面,理出一些頭緒,像是看見冰山、看到高牆,開始比較清楚它的存在,雖然現在的自己無法去處理。以前覺得想哭又討厭那個只會哭的自己,但現在我會站在那個哭著的自己的身邊,陪伴著、觀注着。很開心可以把寫作放在生活裡面,從文字中獲得能量。

★以前對作文的刻板觀念就是要結構完整、主題清晰,最好是要旁徵博引,重點是要拿高分。也總是羨慕其他人下筆如行雲流水,引經據典,題材豐沛。現在才知道,寫作只要下定決心,任何的細節都可以下筆,用最平凡的事寫出不一樣或是感同身受的文字也能觸動人心。

★上課的感覺不太一樣於過往,發現自己「在現場」的時間更多些,好像也更看得到同學的樣子,覺得自己確實的在教室裡停留了一段時間,似乎也看到自己更多些了。從小美引導我們寫作的方式與說的話和一些看似輕巧卻必要的堅持上,看出小美在寫作教學上的用功與努力,讓我覺得做為小美的學生是幸福無比的事。


報名:https://goo.gl/forms/rPxmxB5Xj821Nhbx1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父母成長探索工作坊】課程小記。


─你從父親或母親身上,學到了甚麼?
─有人曾說你很像父親或母親嗎?哪裡像?你聽到時有什麼感覺?
─哪些是你衷心嚮往,哪些是你極力抵抗的?
─這些事情為你的人生帶來了哪些影響?

這是上一週我們在父母成長進階班的探索工作坊中的第一個寫作入口。我很少在第一次上課讓大家從這個題材進入,但我猜想這一群媽媽們(也有一個爸爸)既然上到進階班,之前也許已經花了一定程度的時間和精力去回顧自己和孩子或自己和父母的親子關係,所以決定大膽一試。

後來發現這個題材是很適合父母班學員的入口。本來一開始聽到我說要不停筆寫十五分鐘,台下傳來一些驚呼和懷疑,但真正開始進入寫作狀態之後,許多聲稱已經十幾年沒有寫作的學員寫到停不下來。在「唸出來」的階段,每個十五分鐘的練習,都讓人感覺那後面還有無窮無盡的故事待寫,現場的衛生紙傳來傳去。每個人從父母身上承接過來的東西實在太多了,許多伴隨著眼淚。

我因為這禮拜還有第二堂課要去上,所以特別出了一個禮拜份量的每日作業。我說作業不用交給我,那完全是為自己而寫的。

課後,有一個媽媽特地跑來問我,作業寫完之後可不可以也像今天這樣唸給自己聽?我趕緊又拿起麥克風補充說明,如果有機會,請大家務必試著找一個有安全感的時間空間,慢慢地把剛剛寫的練習唸給自己聽……

我沒有孩子,很難真正體會媽媽們那種完全被壓縮到幾乎沒有自己時間與空間的生活處境,可是在工作坊中經常有機會聽到媽媽們的心聲和生活,深深感到作為這個時代的媽媽或許是所有現代工作中最難的一種。許多人除了照料孩子起居,還要參與學校活動,打理家事,照料婆家,同時兼顧自己的工作和事業,有些人說一整天可以給自己的時間不到十分鐘,每天都睡眠不足。所以許多媽媽是想盡辦法挪出時間,或排休假,或安排人手照顧孩子,才換得每週兩個半小時的時間來上課,暫時卸下媽媽、媳婦、老婆這些角色,為自己做一點什麼。

所以,即便是多年沒有提筆,那寫作力道也相當強勁,是蓄積已久的能量釋放。



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週末兩日工作坊】2018.5/19、5/20 (高雄)





提起筆來,真的沒什麼好寫的了嗎?有啊。我想寫不小心破掉的杯子。
提起筆來,真的沒什麼好寫的了嗎?有啊。我想寫昨天在路上遇到的一陣雨。
提起筆來,真的沒什麼好寫的了嗎?有啊。我想寫媽媽的事

媽媽的事;還有媽媽的膝蓋;
失聯的高中同學;
在醫院裡睡不著的那個夜晚;
疼痛的肩膀;
一點也不想解釋的誤會;
一個人默默收拾雜亂的房間;
阿公的冷笑話;
和他一起走過的小巷子;
誰也沒有說話的晚飯席間;
想要掉頭就走的那一刻;
另一個人的體溫;
令人狂喜的消息;
慢慢削著馬鈴薯和紅蘿蔔的閒散的週末午後………

─────

生活中有太多能寫的事,沒有任何一件事不得值得書寫。書寫的過程本身就是書寫的目的。

在寫作中,我們重新撫觸生命的細節,包括每一個畫面、每一個聲響、每一段對話、每一次心的悸動、每一段關係中的矛盾與掙扎。無論它們讓我們感到幸福或悲傷,忍不住微笑或拚了命地想要忘掉,我們都緩緩地、溫柔地、真實地觀看它們,將它們落為文字。

在兩日工作坊中,我們透過各種習作、活動、閱讀、分享形式,在大量的練習中自然進入寫作,讓文字自然發生、自在流動。

這是一個需要全心投入,與自己真誠相見的寫作工作坊。

─────

這個週末兩日工作坊,基本上的核心概念和平日帶狀的八週班課程相仿,我會透過引導和帶領,讓參與的學員自然進到寫作中,工作坊中包含大量寫作練習、文學作品閱讀、團體分享與心理活動。參加者不須具備任何寫作技巧與經驗,只要是對寫作有興趣、渴望透過寫作梳理自己、想要放慢腳步細膩感受生活日常、有興趣探索內在、或喜歡閱讀渴望創作的朋友,都很歡迎。



如果你……

│想透過書寫來整理自己的內在狀態,但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生活很忙碌,想為自己安排一段時間來沉澱內在的紛雜……
│本來就很喜歡寫作,想嘗試各種題材和方式……
│平常就很愛塗塗寫寫,想體驗和一群人一起寫作的氣氛……


歡迎你加入這次的工作坊。


不為了磨練筆尖,不為了寫出曠世巨作;
但願,我們一起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


◆進行方式:


具有真實力量的寫作,是離不開心靈的。
工作坊中的每一個練習,都是從真實的內在感受、生活日常與生命經歷出發。

▲寫出內在真實的聲音
▲日常書寫的力量
▲透過書寫再活一次:回顧、觀看、書寫
▲不能錯過的細節
▲我生命中的重要關係
▲靜心冥想活動
▲喚起被遺忘的生命故事
▲文學好書選讀
▲團體寫作與分享
▲寫作馬拉松

自在的書寫氛圍,豐沛的文學滋養,以及寫作夥伴彼此的支持與陪伴。





◆帶領人:

謝美萱。現為高雄「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負責人。

曾任雜誌記者、專欄作家、廣告文案,誠品書店心靈寫作課講師、教育部原住民文學營講師、高醫大心靈寫作課程講師、立賢基金會生命美學寫作教師等。

曾獲高雄文學創作獎,著有《走過衛武營》。

自2010年起帶領心靈寫作工作坊至今,除定期的常態寫作課程之外,並受邀至文學營、高中、大學、讀書會、民間團體等開設工作坊。

工作坊課程以直接讓學員參與團體現場書寫為主要進行方式。課程核心著重自我覺察、書寫與生命同步流動,佐以文學滋養、書寫趣味。



◆課程資訊:

時間│2018年5/19(六)、5/20(日)9:15─17:45

地點│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
     (高雄市左營區立信路上,距離巨蛋捷運站4號出口步行3分鐘,詳細地址於報名後告知)

費用│3980元,舊生或兩人同行每人3780元。(午餐自理)

人數│8人開班,12人額滿。


★小提醒:兩日工作坊的內容互相連貫,無法單日報名,請確認您兩天都能完整參與再報名。謝謝。



◆課程助益:

1.和寫作成為夥伴關係,不畏懼寫作,自在提筆。
2.在觀看、回顧、書寫的歷程中,慢慢增進對內在世界的覺察力,與對外界事物的敏銳度。
3.放慢生活節奏,更細膩感受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4.釋放內在壓力,透過書寫看見生命的源頭,陪伴自己真誠面對。
5.激盪創作力與表達能力。
6.接觸當代文學。




◆學員回饋:


我覺得在這個工作坊中的書寫,不是追求一種外在的表現,而是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各種生命歷程與感受。當每個人都是這樣做時,你會比較放下「寫得好不好」的焦慮,更聚焦在自己眼前的道路,團體寫作的氛圍也讓人更有寫作的動力與支持感。我很珍惜這樣的感覺。

我想這就是全身投入寫作的力量吧,寫真的事、真的感覺,對自己和他人都能帶來感動。自從小美開始加入我們一起寫作以後,有種特別的感受開始蔓延。我現在還說不清楚,也許該說是一種更接近真實的體驗吧。

之前的練習,有寫出「嚇到自己,但事後卻明顯感到釋懷或放鬆」的事情,我好驚訝「曝光」這件事本身的力量。「大家的見證」所能提供的支持,對我來說變得實際了起來,那是一種真的感受得到的感覺。

我很喜歡寫作課,覺得每一堂課都更貼近寫作,更了解書寫。喜歡小美在課堂上的引導,讓這些經驗、想法透過身體這個通道,用文字記錄下來,讓它落下。落下時可以是輕描淡寫,也可以重重的生根。
有時候看自己之前寫下的零零碎碎,會自然回到那個畫面,理出一些頭緒,像是看見冰山、看到高牆,開始比較清楚它的存在,雖然現在的自己無法去處理。以前覺得想哭又討厭那個只會哭的自己,但現在我會站在那個哭著的自己的身邊,陪伴著、觀注着。很開心可以把寫作放在生活裡面,從文字中獲得能量。

以前對作文的刻板觀念就是要結構完整、主題清晰,最好是要旁徵博引,重點是要拿高分。也總是羨慕其他人下筆如行雲流水,引經據典,題材豐沛。現在才知道,寫作只要下定決心,任何的細節都可以下筆,用最平凡的事寫出不一樣或是感同身受的文字也能觸動人心。

上課的感覺不太一樣於過往,發現自己「在現場」的時間更多些,好像也更看得到同學的樣子,覺得自己確實的在教室裡停留了一段時間,似乎也看到自己更多些了。從小美引導我們寫作的方式與說的話和一些看似輕巧卻必要的堅持上,看出小美在寫作教學上的用功與努力,讓我覺得做為小美的學生是幸福無比的事。


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心靈寫作工作坊│2018春季八週班】招生。








舊本子寫完了,最後一篇結束不了,硬是寫在筆記本最末頁,制式印刷的個人資料表上,字跡潦草。雖然去年已過,但至此才有一種比較接近結束的感覺。

有時候文字是不可靠的東西,因為選擇了一種詮釋、一個字彙,代表同時著捨棄了其他的可能,就像最近寫著關於記憶中關於父親的往事,我在課堂上一面讀一面微微顫抖,我感覺得到,來自多年前的那些積累在胸中的情緒仍在,我藉著書寫它們,正將它們一點一滴釋放出來。但面對那些使我倉皇的文字,我心中忍不住閃現疑問:「這是我的版本,但這是真實的版本嗎?」

我沒有答案,我只是知道,在我寫下這些令我暈眩的文字之前,我心中的情緒找不到一個容器安放。非要等到我將它們寫下了,無論它們距離真相有多近或多遠,我才開始有了一個入口,一個解開自己謎題的入口。

那是我始終寫作的理由。讓我一直有機會和自己很靠近,不容易將自己丟失。


──

2018的春季,心靈寫作工作坊來到第八年。這一年來我尤其感覺,這個工作坊已經有了自己的生命,是許許多多學員們共同積累出來的能量與色彩。

我們一起透過書寫,將那些潛藏在生命皺褶中的故事與感受挖掘並細數出來。與其說是上課,我常覺得我們更像是一群喜歡寫作的人共處一室,一起寫,一起讀,一起經歷某些寫作帶來的震盪時刻。偶爾笑出來,偶爾哭出來,偶爾進入沉默,偶爾盡情釋放。

這個工作坊一向不把焦點放在寫作技巧,也不那麼在乎文筆或才華。比起「寫得好不好」,我覺得身為寫作者更需要在意的是,我們能不能為自己騰出一個心理空間,讓寫下來的文字可以如實表達我們真實的內在感受與生命經歷。

工作坊中會有各種寫作練習引導、文學作品閱讀、團體分享與各種有趣的小活動。參加者不須具備任何寫作技巧與經驗,只要是對寫作有興趣、渴望透過寫作梳理自己、想要放慢腳步細膩感受生活日常、有興趣探索內在、或喜歡閱讀渴望創作的朋友,都歡迎你來!

不為了磨練筆尖,不為了寫出曠世巨作,
但願,我們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



【報名資訊】

時間:

週二晚上班│3/6─5/14/3停課一次)晚上700─930,共八週
週四下午班│3/8─5/34/5停課一次)下午130─400,共八週
週五早上班│3/9─5/44/6停課一次)早上930─1200,共八週


地點:「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高雄市左營區立信路,距捷運巨蛋站4號出口站步行約3分鐘,詳細地址於報名後告知)

費用:5800元,舊生5000元。

電話:0920-237975
對象:成人,無須具備任何書寫經驗或技巧




【工作坊介紹】

帶領人:

謝美萱。現為高雄「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負責人。帶領心靈寫作工作坊第八年。

曾任雜誌記者、專欄作家、廣告文案、誠品書店心靈寫作課講師、教育部原住民文學營講師、高醫大心靈寫作課程講師、立賢基金會生命美學寫作教師等。曾獲高雄文學創作獎,著有《走過衛武營》一書。

2010年起帶領心靈寫作工作坊至今,除定期的常態寫作課程之外,並受邀至文學營、高中、大學、讀書會、民間團體等開設工作坊。


進行方式:

帶領者引導、隨堂寫作、習作分享、靜心活動、好書選讀。
自在的書寫氛圍,豐沛的文學滋養,以及寫作夥伴彼此的支持與陪伴。

參加者可以將八週視為完整的寫作浸泡期,在忙碌的生活中,挪出一個具體的時間,透過寫作這件事來觀看自己,陪伴自己,並在其中享受寫作的樂趣,將寫作融入在日常生活當中。



課程助益:

1.
和寫作成為夥伴關係,不畏懼寫作,自在提筆。
2.
在觀看、回顧、書寫的歷程中,慢慢增進對內在世界的覺察力,與對外界事物的敏銳度。
3.
放慢生活節奏,更細膩感受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4.
釋放內在壓力,透過書寫看見生命的源頭,陪伴自己真誠面對。
5.
激盪創作力與表達能力。
6.
接觸當代文學。






◆學員推薦:


★我覺得在這個工作坊中的書寫,不是追求一種外在的表現,而是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各種生命歷程與感受。當每個人都是這樣做時,你會比較放下「寫得好不好」的焦慮,更聚焦在自己眼前的道路,團體寫作的氛圍也讓人更有寫作的動力與支持感。我很珍惜這樣的感覺。

我想這就是全身投入寫作的力量吧,寫真的事、真的感覺,對自己和他人都能帶來感動。自從小美開始加入我們一起寫作以後,有種特別的感受開始蔓延。我現在還說不清楚,也許該說是一種更接近真實的體驗吧。

之前的練習,有寫出「嚇到自己,但事後卻明顯感到釋懷或放鬆」的事情,我好驚訝「曝光」這件事本身的力量。「大家的見證」所能提供的支持,對我來說變得實際了起來,那是一種真的感受得到的感覺。

我很喜歡寫作課,覺得每一堂課都更貼近寫作,更了解書寫。喜歡小美在課堂上的引導,讓這些經驗、想法透過身體這個通道,用文字記錄下來,讓它落下。落下時可以是輕描淡寫,也可以重重的生根。

有時候看自己之前寫下的零零碎碎,會自然回到那個畫面,理出一些頭緒,像是看見冰山、看到高牆,開始比較清楚它的存在,雖然現在的自己無法去處理。以前覺得想哭又討厭那個只會哭的自己,但現在我會站在那個哭著的自己的身邊,陪伴著、觀注着。很開心可以把寫作放在生活裡面,從文字中獲得能量。

★以前對作文的刻板觀念就是要結構完整、主題清晰,最好是要旁徵博引,重點是要拿高分。也總是羨慕其他人下筆如行雲流水,引經據典,題材豐沛。現在才知道,寫作只要下定決心,任何的細節都可以下筆,用最平凡的事寫出不一樣或是感同身受的文字也能觸動人心。

★上課的感覺不太一樣於過往,發現自己「在現場」的時間更多些,好像也更看得到同學的樣子,覺得自己確實的在教室裡停留了一段時間,似乎也看到自己更多些了。從小美引導我們寫作的方式與說的話和一些看似輕巧卻必要的堅持上,看出小美在寫作教學上的用功與努力,讓我覺得做為小美的學生是幸福無比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