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2018心靈寫作工作坊│秋季八週班。(高雄) 9/18開始。





在工作坊寫了很久很久的老學員跟我說,「最近常常覺得『會寫作』好幸福噢,不然我好像沒有機會好好回顧和感受這些生活的變化……」。

雖然所謂的「會寫作」,不過就是「覺得隨時都可以自在地寫點東西」罷了。但這種像是握有某種珍貴寶藏的小小自信,卻是透過「重新看待這件事──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與一點一滴的小練習,慢慢凝固而成的。

那麼,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哭泣又是為了什麼?那微笑呢?擁抱呢?發脾氣呢?
天空為什麼下雨?四季為什麼變換?人們為什麼相愛?........

我們可以用兩三個精煉的句子或一整篇文章來回應這些問題,或者,我們也可以在生命的歷程中,坦然且好奇地面向這些問題,持續且細膩地摸索、探究、咀嚼、與回應。

這個工作坊,就是為了好好經驗這樣的歷程而存在。文字只是一種工具,讓我們得以透過這個媒介,紮實地與生活對話、傾聽內在的聲音;同時,文字也是一門充滿魅力的藝術,一個引發創作力與感受性的樂園,一旦你開始深入其中,一個嶄新的世界就向你打開。

工作坊中會有各種寫作練習引導、文學作品閱讀、團體分享與各種有趣的小活動。參加者不須具備任何寫作技巧與經驗,只要是對寫作有興趣、渴望透過寫作梳理自己、想要放慢腳步細膩感受生活日常、有興趣探索內在、或喜歡閱讀渴望創作的朋友,都歡迎你來!

不為了磨練筆尖,不為了寫出曠世巨作,
但願,我們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


【工作坊簡介】

進行方式:

帶領者引導、隨堂寫作、習作分享、靜心活動、好書選讀。

自在的書寫氛圍,豐沛的文學滋養,以及寫作夥伴彼此的支持與陪伴。

參加者可以將八週視為完整的寫作浸泡期,在忙碌的生活中,挪出一個具體的時間,透過寫作這件事來觀看自己、陪伴自己,並在其中享受寫作的樂趣,將寫作融入在日常生活當中。

工作坊內容與形式:

具有真實力量的寫作,是離不開心靈的。

工作坊中的每一個練習,都是從真實的內在感受、生活日常與生命經歷出發。

工作坊內容除了核心的寫作練習、習作分享外,也包含身體覺察、引導式冥想、文學閱讀分享等等。在課堂中透過各種練習,觸發寫作者的內在感受,讓寫作自然發生。












適合對象:

每一次的寫作相聚,都是生命中的一期一會。

參加的朋友不需要具備寫作經驗,也無須熟悉寫作技巧。
這個工作坊適合每一個渴望了解並接納真實自我的人。

特別是對寫作有興趣、渴望透過寫作梳理自己或釋放壓力的人;願意觸碰內在更深層感受,有興趣探索自我的人;希望放慢腳步,細膩感受生活日常的人;想要擁有寫作支持團體、喜歡閱讀、渴望創作的人。


【報名資訊】

時間:
│週二晚上班9/1811/6 晚上700930,共八週
│週四下午班9/2011/8 下午130400,共八週

地點:「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高雄市左營區立信路,距捷運巨蛋站4號出口站步行約3分鐘,詳細地址於報名後告知)

費用:5800元,舊生5000元。

電話:0920-237975
對象:成人,無須具備任何書寫經驗或技巧


報名:https://goo.gl/HSHa1H


課程助益:

1.
和寫作成為夥伴關係,不畏懼寫作,自在提筆。
2.
在觀看、回顧、書寫的歷程中,慢慢增進對內在世界的覺察力,與對外界事物的敏銳度。
3.
放慢生活節奏,更細膩感受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4.
釋放內在壓力,透過書寫看見生命的源頭,陪伴自己真誠面對。
5.
激盪創作力與表達能力。
6.
接觸當代文學。



學員推薦:

我覺得在這個工作坊中的書寫,不是追求一種外在的表現,而是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各種生命歷程與感受。當每個人都是這樣做時,你會比較放下「寫得好不好」的焦慮,更聚焦在自己眼前的道路,團體寫作的氛圍也讓人更有寫作的動力與支持感。我很珍惜這樣的感覺。


我想這就是全身投入寫作的力量吧,寫真的事、真的感覺,對自己和他人都能帶來感動。自從小美開始加入我們一起寫作以後,有種特別的感受開始蔓延。我現在還說不清楚,也許該說是一種更接近真實的體驗吧。


之前的練習,有寫出「嚇到自己,但事後卻明顯感到釋懷或放鬆」的事情,我好驚訝「曝光」這件事本身的力量。「大家的見證」所能提供的支持,對我來說變得實際了起來,那是一種真的感受得到的感覺。


我很喜歡寫作課,覺得每一堂課都更貼近寫作,更了解書寫。喜歡小美在課堂上的引導,讓這些經驗、想法透過身體這個通道,用文字記錄下來,讓它落下。落下時可以是輕描淡寫,也可以重重的生根。


有時候看自己之前寫下的零零碎碎,會自然回到那個畫面,理出一些頭緒,像是看見冰山、看到高牆,開始比較清楚它的存在,雖然現在的自己無法去處理。以前覺得想哭又討厭那個只會哭的自己,但現在我會站在那個哭著的自己的身邊,陪伴著、觀注着。很開心可以把寫作放在生活裡面,從文字中獲得能量。


以前對作文的刻板觀念就是要結構完整、主題清晰,最好是要旁徵博引,重點是要拿高分。也總是羨慕其他人下筆如行雲流水,引經據典,題材豐沛。現在才知道,寫作只要下定決心,任何的細節都可以下筆,用最平凡的事寫出不一樣或是感同身受的文字也能觸動人心。


上課的感覺不太一樣於過往,發現自己「在現場」的時間更多些,好像也更看得到同學的樣子,覺得自己確實的在教室裡停留了一段時間,似乎也看到自己更多些了。從小美引導我們寫作的方式與說的話和一些看似輕巧卻必要的堅持上,看出小美在寫作教學上的用功與努力,讓我覺得做為小美的學生是幸福無比的事。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週末工作坊│小記(2018.7.28-29台北)



























說了好久要去台北開課,終於成功達陣了。

這個計畫本來只是我和老友小彥某次出外旅行時的「隨口願望」,類似「小美妳來台北開課嘛,我來招人」這樣的起頭,我們都有點興致勃勃,也都有點忙碌於原本的生活節奏,遲遲未能將這個願望付諸實行。

暑假開始不久的某一日,那個點石成金的時機忽然到了,小彥透過臉書捎來訊息和我討論時間,看來看去,「辦完喜宴的下一週可以噢」。雖然無法想像那時的我會處在甚麼情境與情緒中,但是心裡一直冒出「沒問題」的念頭,加上Glenn很沙力地說可以載我去台北上課,我心裡就覺得,這計畫一定會成吧。

場地最後決定安排在數學想想松隆教室,這是另一個大驚喜,因為數想教室實在太舒服了,整個教室充滿樹屋的氛圍,木頭地板和透進充足光線的大窗戶,以及偶爾在走廊上走動的孩子們,一切都令人感到安穩舒適。仔細回顧一下,我在基金會工作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當時還沒有這個舒服的松隆教室,但我也曾當過兩學期的數學想想助教,當時的教室是在羅斯福路上,那些精彩的討論如今開枝散葉到更多的地方,但轉了一大圈,我還能以這種方式再回到這裡上課,心裡有點激動,實在非常感謝。(我和麗芬還上演了一小段擁抱後互相和對方說:「妳怎麼都沒變?」「妳也都沒變」的戲碼XD。哈哈,真是謝謝總監把這麼好的場地借給我們)

我們寫了好多好多,寫切身的死亡、寫追悼的家人、寫失去的感情、寫愛的掙扎、寫往日時光、寫幾乎遺忘了的愧疚、寫身處在這個世界的位置、寫覆蓋在皮膚上溫煦的黃昏日光。

台北的工作坊課程很盡興,回來後我忍不住想了許多「下次我們還可以一起做點什麼」的事,現在已經有很多想法在我腦中跑來跑去了。不過我又忘了拍照,在現場時我也投入寫作,不知不覺遺忘了要拍照這件事。

借用我們在課堂上讀的文章作為留念,也是我好喜歡的一篇,希望不久的將來還能有機會再去台北上課。

謝謝參與其中的大家。

2018年7月6日 星期五

課堂側記:我害怕......

每回要上課之前,我都會預留一段時間作暖身,有點像是要游泳之前在池邊動動手腳拉拉筋那樣,稍微為身心準備一下,讓大家可以慢慢進入書寫的狀態。

如果是個人要寫作,我通常什麼暖身也不會做,幾乎都是直接開始寫。但因為是團體寫作,除了寫本身,參與者其實也同時會進到一個團體結構中,自然會面臨到「是否感覺自在、是否有安全感、是否能夠敞開自己」等等問題,所以後來工作坊中慢慢發展出暖身的機制,讓大家在開始寫之前先說一說話。

我很喜歡這一段暖身時間,我們最慣常做的暖身是輪流說一說這一週在寫作中的自我觀察,偶爾我會對大家開放的程度感到訝異,有時也會著迷於某人詳細描述某種狀態的神采;一面說著好緊張的同學,卻如小河般嘩啦嘩啦流洩般細述著自己的寫作狀態,非常好聽。我想起《心靈寫作》的作者娜塔莉‧高柏在書上所說的:「不要低估人們,每個人都想聽真話。」我的體悟是,每個人也都想說真話。一但有那樣的容器、那樣的容納場,每個人都渴望真誠地細緻地敘說,而那些被說出來的不經修飾與編排的真實感受,總是帶有強大動人的力量。

昨晚我們在這段暖身之後,又做了另一個暖身,是我在準備閱讀材料時收到的靈感。我發給每個人三張空白紙條,請大家在第一張紙條上寫下「我害怕……」,計時兩分鐘。「我害怕……」的後面,要寫下你真正害怕的事物,並且力求清楚明確。例如,我害怕不被愛,這當然是真的,但試著精確一點,你心中也許清楚地知道你害怕的是不被某個特定的人愛,你害怕他在床鋪的另一端冷漠僵硬,害怕你的感受他全然不在意,害怕他看你的眼神不帶著任何愛意……。

寫完之後,我們把紙條丟進大碗裡,然後輪流讓每個人抽出一張,慢慢地讀出來。你也許會讀到自己的,也許會讀到別人的,其他人也一樣,也許會聽見自己的害怕經由別人的口中被唸出來,或稍稍顫抖地讀出自己的恐懼。紙條是匿名的,沒有人知道誰寫了哪一張。做完一輪之後,我們再做第二輪,寫兩分鐘,輪流唸出來。然後再做第三輪,寫兩分鐘,輪流唸出來。

雖然是集結了每個人各自寫的「我害怕……」,但在聆聽時,我感覺每一個害怕都並非單獨存在的恐懼,更像是所有人共同擁有的恐懼,以不同的口氣和情境被寫了出來。過程中我們沒有說太多話,只是靜靜進行著這個暖身,但我覺得是很珍貴的過程,特別想將大家寫的東西記錄下來。也許這當中也會有你的害怕。

「我害怕現在這份工作結束時,我仍然沒有存到錢,沒有錢可以和爸爸媽媽一起出門旅行,沒有錢可以買自己的房子。弟弟們都結婚了,我還得跟他們一起住。我害怕終生找不到屬於自己的伴侶,找不到可以組成自己家庭的對象。」

「我害怕無法成功,卻又害怕這是自己的貪婪。害怕這個貪婪令我走不出來,也害怕沒有了這份渴望,會令生活猶如一灘爛泥。」

「我害怕自己會不告而別,即便自己已經很清楚地告訴身邊的人:『死亡,代表自己在這世上的責任已了。』但我害怕在那個時候自己又會眷戀起離不開這其實一直想離開的塵世,我害怕到時候仍有遺憾,卻再也回不去活著的時候了。」

「我害怕出事,害怕手機響起來,從孩子的學校的導師那頭,好害怕來電顯示出的代號。老師不管說什麼我都害怕,害怕面對那種不堪,面對只能頻頻向老師致歉,心裡卻又同時很清楚自己無力可施的狀態。因為我不能控制,不能指使孩子。我害怕到我不想有手機。」

「我害怕自己什麼都沒有完成,害怕自己只是一個把理想說得很好聽,卻沒有真正去實踐的人。我真正害怕的是辜負自己生而為人的任務,來到這個世界上享受了那麼多美好的事,卻沒有真正完成什麼值得讓自己感到驕傲的事。」

「我害怕沒有人需要我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背對著我,或者眼裡沒有我。我並不渴望焦點在我身上,我只是害怕我的存在沒有意義,甚至造成他人的負擔,別人希望我不存在。我害怕自己老年會遭遇這種狀況,但,對於這種事,我一樣無能為力。因為是別人的眼光,我沒有控制權。」

「我害怕沒有錢,錢在我的定義就是安全感。我向來不少吃穿,但我就是害怕沒有錢,我知道那是我內在的一個陰影,從小父母就常為了金錢而爭吵。我害怕人常為了錢而紛爭。」

「我害怕在人群中,別人看不到我的存在,因為我常會用隱形的能量把自己藏起來,讓別人看不見我。可是我又好喜歡被關注的感覺,被看到讓我覺得是件很驕傲的事。」

「我害怕C他離我而去,其實在現實生活裡,我幾乎沒有任何跡象可以看得出來自己是有這樣一個極弱極弱的點在。只是,因為那個半夜裡,我做了一個夢,夢裡他別過頭離我而去時,我哭了,哭得很慘,慘到我驚醒了。」

「我害怕我的父母會離開我,因為我知道這一別,將會是永遠再見了。現在的我還可以跟他們鬧鬧小脾氣,還可以當他們的小孩。我想在他們身邊當小孩,我不想長大,我想,我要我的父母永遠在我身邊。」
「我害怕無法成為我想成為的人,害怕找不到一個完整包容、接納我的地方。我害怕自己最後無法給予。」

「我害怕我死了,因為我一直不明白我死了之後會是一個甚麼樣的狀況。我會到哪裡去?我會碰到什麼狀況?

我還有能力為自己做些我想為自己做的事嗎?我可以讓人了解我嗎?我害怕我會處在一種不被了解,也無法讓人了解的狀態。」

「我害怕自己處在身不由己的狀態。我變成了無能力自理生活,無法為自己的生活日常照顧好每一件事情,甚至可能連要動一下手腳,移動一下身體都有困難。我完全不喜歡也害怕,因為,那個不能動作的我,不知道活著要做什麼?」

「我害怕沒有成就,沒有賺錢,害怕母親因此失望,傷心,抬不起頭。」

「我害怕早上醒來或未醒將醒的那瞬間,感覺到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這裡/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今天是何夕/我又是自己一個人在這個空間裡/心裡第一個感覺到連結的對象卻從來不會主動給我捎來音訊/那種很遙遠很遙遠,遠得像是我遠遠地被拋在黑暗的彼端一樣的遠。」

「我害怕失去和別人擁抱的時刻,我需要能夠感受到另一個人的體溫,那讓我覺得自己的存在有價值。我獲得了,卻害怕失去。我也害怕自己如此緊抓著這個渴望不放。我害怕依賴別人。」

「我害怕後悔,我害怕重蹈覆轍,我害怕再次傷害我已經傷害過的人,我害怕跨越不了這個關卡,害怕盡力要修復、維繫、超越的這段關係,最後終究是一場空。這會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破了一個大洞,永遠無法修復的空洞,風從裏頭呼呼吹過。」

「我害怕自己變得無理又憤怒,我希望自己是能夠給人溫暖又堅定的人。但我害怕,因為自己的忘性,而忘了自己該有的樣子。」

謄打著這些字句時,我感到理解與被理解,同時也清楚意識到,被寫下的這些與那些害怕,是這個世界上所有人共有的恐懼,既是獨特的,也是平凡的。不過,若沒有人將這些說出來或寫出來,也許我們會誤以為擁有這種感覺是錯誤的,甚至認為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人能理解。

有同學說,他目前還沒有找到一個像寫作這樣的管道,可以如此無條件承接自己所有真實的感覺和處境。我也在心裡猛點頭,這麼多年來,寫作一直是不離不棄的好友。

歡迎也想要透過寫作來梳理生命經歷與感受的朋友,加入我們一起寫。最近的兩個課程分別如下。


🎐7/28.29(六日)心靈寫作│週末兩日工作坊│台北場
https://goo.gl/ysGAEQ
🎐8/3-5(五六日)心靈寫作│夏季三日工作坊│高雄場
https://goo.gl/2ehEDz

2018.7/28-29 心靈寫作工作坊│週末兩日班(台北場)



為什麼光是把心裡的話寫成文字並讀出來,
就令人眩人欲泣?

那些被壓抑、忽略、遺忘的人與物,
故事與感情,
一直存在我們裡面,
不曾消失。

外公的葬禮,離家的父親,斷裂的幸運手環,野雁划過的池塘,媽媽在電話裡交代的事,寫給遠方朋友的信件,冰涼的檸檬汁,傾盆大雨的暗夜,發炎的器官,寂寞的晚餐時光,溫熱柔軟的身體,噩耗,情書,診斷報告,迷路的旅程,愛過的人,一起爬過的那座山……

──


在寫作中,我們重新撫觸生命的細節,包括每一個畫面、每一個聲響、每一段對話、每一次心的悸動、每一段關係中的矛盾與掙扎。無論它們讓我們感到幸福或悲傷,忍不住微笑或拚了命地想要忘掉,我們都緩緩地、真實地觀看它們,將它們落為文字。

在心靈寫作工作坊中,我們透過各種習作、活動、閱讀、分享形式,在大量的練習中自然進入寫作,讓文字自然發生、自在流動。

這是一個需要全心投入,與自己真誠相見的寫作工作坊。

──

如果你……

│想透過書寫來整理自己的內在狀態,但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生活很忙碌,想為自己安排一段時間來沉澱內在的紛雜……
│本來就很喜歡寫作,想嘗試各種題材和方式……
│平常就很愛塗塗寫寫,想體驗和一群人一起寫作的氣氛……

歡迎你加入這次的工作坊。

不為了磨練筆尖,不為了寫出曠世巨作;
但願,我們一起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



◆進行方式:

具有真實力量的寫作,是離不開心靈的。
工作坊中的每一個練習,都是從真實的內在感受、生活日常與生命經歷出發。

▲寫出內在真實的聲音
▲日常書寫的力量
▲透過書寫再活一次:回顧、觀看、書寫
▲不能錯過的細節
▲我生命中的重要關係
▲靜心冥想活動
▲喚起被遺忘的生命故事
▲文學好書選讀
▲團體寫作與分享
▲寫作馬拉松

自在的書寫氛圍,豐沛的文學滋養,以及寫作夥伴彼此的支持與陪伴。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大家坐著、表格和室內

◆帶領人:

謝美萱。現為高雄「樹的可能」藝文工作室負責人。

曾任雜誌記者、專欄作家、廣告文案,誠品書店心靈寫作課講師、教育部原住民文學營講師、高醫大心靈寫作課程講師、立賢基金會生命美學寫作教師等。

曾獲高雄文學創作獎,著有《走過衛武營》。

自2010年起帶領心靈寫作工作坊至今,除定期的常態寫作課程之外,並受邀至文學營、高中、大學、讀書會、民間團體等開設工作坊。

工作坊課程以直接讓學員參與團體現場書寫為主要進行方式。課程核心著重自我覺察、書寫與生命同步流動,佐以文學滋養、書寫趣味。



◆課程資訊

▲時間│2018年7/28(六)、7/29(日)9:15─17:30
(依課程現場情況有可能會延遲下課,請預留半小時彈性)
▲地點│台北地區 
(地點目前洽談中,確定後會主動告知報名學員)

▲費用│4300元(午餐自理)
▲人數│8─12人。

▲繳費│待確定開班後,我們會主動通知您以轉帳方式繳費,謝謝。
▲帳號│822 (中國信託),轉帳帳號2555-4002-6959 
(轉帳後請來信告知後五碼)。
戶名:謝美萱。松山分行。treescanbe@gmail.com

▲報名│https://goo.gl/forms/pZcV7fLFbbkf1lDJ2

★小提醒:兩日工作坊的內容互相連貫,無法單日報名,請確認您兩天都能完整參與再報名。謝謝。



◆課程助益:


1.和寫作成為夥伴關係,不畏懼寫作,自在提筆。
2.在觀看、回顧、書寫的歷程中,慢慢增進對內在世界的覺察力,與對外界事物的敏銳度。
3.放慢生活節奏,更細膩感受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4.釋放內在壓力,透過書寫看見生命的源頭,陪伴自己真誠面對。
5.激盪創作力與表達能力。
6.接觸當代文學。



◆學員回饋:


★我覺得在這個工作坊中的書寫,不是追求一種外在的表現,而是真實的面對自己的各種生命歷程與感受。當每個人都是這樣做時,你會比較放下「寫得好不好」的焦慮,更聚焦在自己眼前的道路,團體寫作的氛圍也讓人更有寫作的動力與支持感。我很珍惜這樣的感覺。

★我想這就是全身投入寫作的力量吧,寫真的事、真的感覺,對自己和他人都能帶來感動。自從小美開始加入我們一起寫作以後,有種特別的感受開始蔓延。我現在還說不清楚,也許該說是一種更接近真實的體驗吧。

★之前的練習,有寫出「嚇到自己,但事後卻明顯感到釋懷或放鬆」的事情,我好驚訝「曝光」這件事本身的力量。「大家的見證」所能提供的支持,對我來說變得實際了起來,那是一種真的感受得到的感覺。

★我很喜歡寫作課,覺得每一堂課都更貼近寫作,更了解書寫。喜歡小美在課堂上的引導,讓這些經驗、想法透過身體這個通道,用文字記錄下來,讓它落下。落下時可以是輕描淡寫,也可以重重的生根。
有時候看自己之前寫下的零零碎碎,會自然回到那個畫面,理出一些頭緒,像是看見冰山、看到高牆,開始比較清楚它的存在,雖然現在的自己無法去處理。以前覺得想哭又討厭那個只會哭的自己,但現在我會站在那個哭著的自己的身邊,陪伴著、觀注着。很開心可以把寫作放在生活裡面,從文字中獲得能量。

★以前對作文的刻板觀念就是要結構完整、主題清晰,最好是要旁徵博引,重點是要拿高分。也總是羨慕其他人下筆如行雲流水,引經據典,題材豐沛。現在才知道,寫作只要下定決心,任何的細節都可以下筆,用最平凡的事寫出不一樣或是感同身受的文字也能觸動人心。

★上課的感覺不太一樣於過往,發現自己「在現場」的時間更多些,好像也更看得到同學的樣子,覺得自己確實的在教室裡停留了一段時間,似乎也看到自己更多些了。從小美引導我們寫作的方式與說的話和一些看似輕巧卻必要的堅持上,看出小美在寫作教學上的用功與努力,讓我覺得做為小美的學生是幸福無比的事。



▲報名│https://goo.gl/forms/pZcV7fLFbbkf1lDJ2

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一個人大丈夫》。


要去松鼠家參加《一個人大丈夫》的對談講座前,我按平日路線搭了168公車,提早在凹仔底捷運下車。前往目的地的途中經過一間小七,正要準備進去時,迎面走來一個感覺相當眼熟但我不認識的人,我膝反射地向對方拋出問題:「請問你是家騏嗎?」我想我的潛意識已經自己記住家騏的長相從臉書大頭貼看到的),但這種沒頭沒腦以路人甲姿態忽然登高一問的行動,應該還是稍微嚇到了人家。

幸好後來的座談愉快順暢,我第一次參加這種對談活動,事前很緊張,但是一和家騏見到面就放鬆了下來社長本人似乎具有令人放鬆的特質XD),一到松鼠家就更放鬆,整個空間好舒服。我們沒有太多時間順過流程,參加的朋友就都來了,看到好幾個老同學,真是謝謝大家來陪我。

整場座談有松鼠輕鬆自然又有深度的開場和串場,還有家騏幽默又坦率的一人出版生活大揭密,我沒說話的時候都覺得自己進入粉絲模式在聽他們說話。

其實這場座談我最想做的事情是推書,因為《一個人大丈夫》太好看了。這部作品表面上是「一個人出版」的訪談錄,但我覺得凡是偶爾會思索「人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人都會喜歡這本書。作者西山雅子的採訪和寫稿功力一流,寫出了很有深度但完全不賣弄的採訪文,裡頭充滿出版人在工作與生活中付諸行動的各種靈光,我在閱讀期間不知不覺做了好多筆記,簡直是心靈大補帖。請大家務必買一本來讀讀。




























在座談之前,松鼠事前給了我一份提問,我很乖巧地試著寫了簡單的回答,結果現場提問完全是另一套噢。可是都是很棒的問題,我也趁機回顧了一下自己的「一個人大丈夫」生涯,很高興能藉此機會重溫這個過程。也和大家分享。


--


5/31,6/1
一個人大丈夫書籍分享會【提問】

1 請問獨立創業的契機。

我是從2010年的八月,開始成立心靈寫作工作坊的。

在開始開設工作坊課程之前,我去了澳洲打工半年,當時我對自己將來要做甚麼感到很迷惘,那時候我把《心靈寫作》這本書帶到澳洲,一面做勞動工作跪在地上拔雜草、拔蔥之類的)一面實踐書中的做法,它改變了我對寫作的想法,我開始以身體性而非大腦思考性的方式寫作,我的書寫開始變得順暢敞開,回來之後我和朋友合組寫作聚會,一年之後我開始開設工作坊課程,可以說完全是無心插柳的結果。

2 因為喜歡這件事閱讀/出版/烘培/寫作,所以很自然地往這方向前進,那麼開始之前有掙扎或猶豫過嗎?比如景氣)

一開始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怎麼進行,我是指我自己很喜歡寫作,但不知道如何帶領其他人寫作這件事。不過因為規模很小,就是試試看去帶領一個工作坊,所以並沒有達到掙扎或猶豫的地步。比較多出現的是「自己究竟要怎麼做」「拜託一定不要做得太差」這類很實際的念頭。

我覺得自己並沒有所謂「下定決心」的歷程,其實我是開始做這件事之後很久,回頭去看才意識到「啊我已經身在其中了」。我很高興這件事是這樣開始的。我後來也在工作中慢慢理解到我這個人的個性,我不擅長先把事情詳細計畫好然後再去做,大多數時候是憑著一股熱情開始,然後慢慢延伸、修正、還有脫軌,然後再回來。雖然我很佩服能夠詳實計畫並執行的人,但那樣的方法在我身上就是行不通。這幾年來我意識到,我需要做的常常是開一個頭,然後讓那個東西帶著我去跑,重要的是我得跟上它的腳步,並且保持耐力和願意接受挫敗。如果我非要等待自己都計畫好了才開始,通常那件事就會胎死腹中。

3 你覺得這當中最大的助力是什麼?

我覺得我是一個很需要啦啦隊的人。雖然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工作,但我其實很喜歡也熟悉獨立作業的感覺,不太會覺得一個人孤立無援,反而很享受其中的自在。不過,當工作陷入瓶頸的時候,我會跑去找我尊敬的朋友說話。有一次我在工作中非常沮喪焦慮,懷疑自己工作的價值到底在哪裡,掙扎了幾天後,我打電話給一個住在遠方的好朋友,她跟我說,「先不用努力工作,安靜下來,找到不曾仔細體察的感覺,先成為自己靜靜的觀察者。」當時我心裡很脆弱,聽一聽就流眼淚了,有一種被接住的感覺。我的家人和伴侶也給我很多支持,我想我的助力就是身邊這些人,雖然他們可能不太知道我真正的工作內容是甚麼,可是精神上的支持可以讓我覺得被充電。

4 我覺得基本上一個人獨立開業做的事,很像是個人的某種作品產出,是否有遇過別人會對自己說:這出版社或書/麵包蛋糕/文字/工作室果然很有你的風格?請問大概能否描述所謂的xxx的風格,究竟是什麼呢? 

這題真難回答啊XD

我覺得「自己看自己」是很難的事,不得已我只好回頭去看一些過去朋友幫我推薦課程寫的字。我發現有蠻高的比例都是說這個寫作工作坊提供一個讓人好好面對自己,照顧自己的空間。這裡說的空間,有一部份是指實際上具體的空間,有一部份是指精神上的空間。我記得有一個很有個性的媽媽,第一次來上課的時候跟我說,她一走進工作室,就覺得好有親切感,因為工作室的佈置就很像她還沒出嫁之前的房間佈置風格,後來她結婚生子一忙,根本無暇照顧甚麼佈置了。我的工作室其實就是一個很簡單的空間,有一個長長的桌子,一個三格小書櫃,然後有一張桌子放茶杯和零食,就這樣,沒有太多物品,我有點刻意這樣做,因為寫作是一個在心裡騰出空間來的過程,有一些東西要釋放掉,或者要傳遞出去,不是淤積在心裡,所以我想讓空間盡量保持清爽。

吳爾芙說,女人要寫作,就要有自己的房間,這句話有很多種解讀的角度,但我覺得寫作工作坊的存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給自己一個房間,在這個房間裡,你可以自在、獨立、真實地去書寫。那跟你寫得好不好沒有關係,而是你交付一種信任給自己和書寫,相信你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釋放出來,無論你寫得滿意與否,你都願意接納它們,因為那也是真實的一部分。在這個敞開來寫作過程中,有時候會出現讓自己意外的念頭或感受,有可能是過往的創傷,也有可能是一份新的智慧,面對這兩者,對想要好好面對生命與自己的人都是很有意義的。

這是我自己在寫作這條路上的理想,我也還在努力中。全然的誠實和交付,我希望這個工作坊的樣貌也是這樣的。

5 承上題。目前是網路發達的時代,利用網路行銷經營很普遍。很可能在網路上看到做類似事情的其他人,是否有參考過或是學習別人是怎麼運作的呢?覺得自己這當中所思考的路線又是什麼?

我剛開始開課的時候,其實社群平台好像還沒有那麼發達,能夠參考別人作法的機會沒有很多。頭幾年都比較像是自己在黑暗中摸索。當時我對於怎麼帶領工作坊、或者可以怎麼讓參與者敞開並自在的書寫,其實沒有太多概念。我的作法常常是先想像,想像我可以怎麼引導,想像這個引導會引發甚麼反應,然後找身邊的朋友實驗一下,但我大部分都會自我反駁,會自己修正到最後一刻,然後一次一次累積經驗。其實蠻土法煉鋼的。

如果要說是否參考或學習別人是怎麼運作的,我一開始最仰賴的其實是書。探討有關寫作的書蠻多的,娜塔莉‧高柏、茱莉亞‧卡麥隆、史蒂芬‧金、蓓‧施耐德……我在這些書當中找線索,加上我蒐集自己和學員在寫作中常常遇到的困難,慢慢整理出一些教學法。它們到現在還是持續變動。我認為工作坊是很有機的東西,每一次的課程,因為成員不同、組合不同、我和成員們的生命階段不同,甚至寫作的季節不同,激盪出來的東西就是會很不一樣。我個人希望這個工作坊的核心是,可以真實反應我們生命處境的樣子。

6以自己的狀態來說,有什麼是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才能做得到的事?
 那有什麼是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很想做卻還做不到的事情?

一個人工作的變動性很高,每天的工作計劃都可以自己安排,隨時變動。很迷惘的時候我會跑去休息一下下。我很喜歡三島社的社長說,當他想要轉換思考的時候,他會跑到戶外,去鴨川河畔散步之類的。因為一直坐在電腦前只會不知不覺渾身僵硬、心情鬱悶,所以他會先把一切都甩開,他認為人只要能去感受周遭,多少次都能夠重新振作。我很同意他說的「去感受周遭」,星野源在《從生命的車窗眺望》這本書裡也寫到,他最想過的生活是可以感受四季的生活,這當然不是一個人工作才會擁有的專利,但一個人的工作型態確實讓我擁有很大的自由讓自己隨時都能夠暫停腳步,去感受周遭一切人事物的流動。這一點我覺得很幸福。

「因為只有一個人,所以很想做卻還做不到的事情」好像沒有。因為一個人工作仍然有機會大幅度地和其他有趣的人接觸,就像今天的對談這樣。我覺得我好像是一直很享受一個人工作的好處,很少感覺到它帶來甚麼限制。勉強要說的話,應該就是沒有員工旅遊吧(笑)。我是很想和一群相熟的夥伴們一起穿著浴衣在食堂裡喝清酒,然後一面吃天婦羅一面說老闆八卦的。

7 目前為止,是否有過: 打從心底覺得自己開柳橋出版/中巷手作/心靈寫作工作坊這件事真的是太好了,那是什麼事情呢?

曾經有好幾個工作坊的夥伴跟我回饋,參加工作坊之後,寫作已經成為他日常中重要的一部分,我聽到時真的很高興。但真正讓我覺「真是太好了」的事情,老實說並不是這個工作帶來的成就感。仔細往心裡推敲,我認為是自己從無到有建構出一種工作型態,然後慢慢摸索出工作方法,從中經歷許多嘗試、挫敗和成長,不知不覺走過了八年的時光。

因為做著這個工作,我花很多時間和自己相處,並且有機會認識許多也渴望和自己相處的人。在工作坊當中,我們都試著交付出真實的自己,大部分時候,你無法保證那樣做可以換取得到什麼,你只能盡量去做,努力不違背自己的心意。我認為那當中會產出一種對自己的敬重和疼惜,無關乎你寫出的東西優不優秀其實很常寫出自己一點也不滿意的東西),而是你真切地面對並陪伴自己,那種能量會變成你這個人核心的一部分,支持你去面對你的生活和生命。

這個部分,讓我覺得能做這個工作真是太好了。